掌中妙趣笔刀知 ——核雕非遗传人罗根候印象舒良才

作者:班墨空间 4035已围观

掌中妙趣笔刀知

——核雕非遗传人罗根候印象

舒良才

初识罗根候是因为老同事赵友坚老师,几次说自己有位学生书法绘画雕刻什么的爱好广泛,满屋子收集树根石头竹蔸等七七八八,加上鬼点子多,说我们应该有共同语言,开始几次并不在意,那天赵老师从微信里翻出罗根候雕刻的齐白石像,方把我吸引住了:这雕像,神,一眼便知是白石!

01.jpg 

 

直到一个周末,赵老师夫妇热情的把我带到云湖桥罗根候那个叫做云鹤轩的家,才实在把我镇住了:居然能在指头大小的橄榄核上雕刻出这般丰富且精美的书法、人物、国画多样风格内容的核雕作品,果然有点鬼名堂,而小罗把云湖桥核雕发扬光大成为湘潭非物质文化遗产,更让人心生敬意,不由赋诗赞道:

掌中妙趣笔刀知,

通鬼才情一核痴,

敏秀云湖传巧匠,

好将腐朽化神奇!

就因为自小不务正业,伙伴邻里都说他就是鬼名堂多, 罗根候居然就汤下面不顾忌讳欣然接受鬼名堂的称谓,如今知道鬼名堂的人可比知道云鹤轩的要多。  

云鹤轩,云湖桥乡下一栋并不起眼的老房子,从杂乱的外景进入堂屋,中堂挂着罗根候画的齐白石像,画风写意写实,尽显其个人对白石老人的痴爱。一会儿罗根候戴着白手套,从保险柜中拿出一颗宝贵的核雕齐白石像入展示盒中。灯光开启后,他让我从放大镜内观看。哇,神奇的白石老人活灵活现,毛发、胡须自然飘逸,厚实质感的毡帽,真切有的眼睛,最出彩的是白石老人缺牙的口,分明还带有呼吸感罗根候不愧是一代巨匠的正宗老乡,不愧是一代宗师王闿运之近邻。他就用这指头大小的核雕写活了白石,填补了白石形象塑造在雕刻领域的空白。

02.jpg 

这是核雕达摩,你如果看到实物,达摩的头像部分只有芝麻大小,必会与我一样惊叹!层次丰富的面部结构,随风飘动的胡须极富动感,形神毕至的画面,居然出自刀刻。罗根候说,刀在和核平面对话,那种专注只有自己才体会到。每当下刀之际,必呼吸暂停,意贯刀尖,刻出的线条必须比毛发细很多倍。

罗根候说,他的作品照片都是原照,没经过美化的原照片,都是自己拍照,所以核雕作品可以从原图中找到摄影参数。他说,雕刻,并非就只是雕刻,在雕刻时,要想到的问题很多,边动刀就要想到雕刻后质感,要想到作品拍摄时的效果,要想到核雕立体的空间感如是才能制出上等之作。

03.jpg 

 

核雕是门综合艺术,不仅融合了雕刻、绘画美学,还应有禅心与定力,否则如何能沉浸小时眼里、心里、手里只有一根比头发还细N事物的境界!观者或许可以从核面浮雕看到神的境界和天地的广大,比如这座《一心向佛》,仿佛一位黑夜中赶路的禅者心中有佛,正走向光明。

04.jpg 

学习不倦,探索不止。有一天,在追寻白石足迹时,罗根候将目光停在白石名画《祖国万岁》若有所思,之后突发兴致,大胆尝试在磨光的核雕表面捉刀,居然雕刻出国画风格的《祖国万岁》,作品将白石老人之质朴情怀和国画写意融入刀锋,又精心选调上色。用罗根候自己的感受真是创作过程艰难重重,打磨之日茶饭无思,一旦探索出艺术灵光却豁然开朗。有行内人士评价说这既是一幅微型画作,也是别出心裁的微型雕刻之作。

      05.jpg

熟知罗根候的朋友说鬼名堂应该感谢云湖桥享誉百年的文化氛围。这里诗书画印传承成风,加上罗家雕刻渊源,罗根候自小即耳濡目染,因此对书法、美术、雕刻、诗联均有好感,就如书刻,多年来,王柳赵颜,行草名帖,他练过不少,也在核雕中学以致用。《山高人为峰》,下刀行云流水,行草随性,入木三分,名副其实。

于艺术而言,雕刻本是小道,而核雕更是独木桥。在根候自己滴酒不沾独招呼我二两之后,半醉中我与他谈及核雕跟书画相较算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只怕得做好孤独准备,却见根候回报我以爽朗的笑声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3日